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0章 第一百二十章

    见狄青俨然一副乐傻了的呆样, 陆辞忍俊不禁地揉了把他的脑袋,感叹道:“小小岁数便能这般自律自觉,求知若渴的,我除了你以外, 也就见过一个朱弟是如此的了。”

    换作是他, 处于这岁数时,印象里就没干过几件好事。

    ——朱弟?

    狄青缓缓地抬起下颌来,微微蹙眉。

    因光线昏暗, 陆辞并未察觉他细微的眼神变化,只道:“为了送我蟹子,你特意等到这时候?也不知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话虽如此,陆辞因清楚眼前这狸奴,其实是只表面老实的机灵鬼,于是对他能在休衙后混进并无特意派吏人戒备的马厩来,并不奇怪。

    被问到如何进来时, 狄青目光游移了一瞬, 犹豫着是否要扯谎, 陆辞就已善解人意地错开了话题了:“你是趁同屋的学子睡着后,再翻墙出来的吧?”

    狄青老老实实地点头承认了。

    “亏你没被巡夜的发现, 也没被人贩子拐去。”陆辞无奈地摇了摇头, 随手提提沉甸甸的竹篓子,莞尔道:“看在蟹子的份上, 我便帮你一回吧。下不为例。”

    话一说完, 他就极其自然地将蟹子篓挂在马背上, 然后一手牵住狄青的。

    狄青猝不及防地被握住手,反应过来后,心猛然漏跳数拍。

    接着又似挨了鞭子的烈马般,一下蹦得老快。

    陆辞没看到他赤红的耳根,只一手牵着他,另一手将马牵出了马厩,顺道把歇篓子挂在了它身侧。

    它不安地挪动了一下,想将那古怪东西挣开,就被自家主人安抚性地揉了揉耳朵。

    它鼻子里哼哧地喷出一口气来,也就消停了。

    狄青亲眼目睹了陆辞安抚马儿的举动后,不知为何,只觉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

    陆辞暂时松了缰绳,好腾出一手来,就想捉住狄青腰,将人抱到马背上去。

    结果却忘了几个月前就发现了的那茬——狄青瞧着精瘦,却全是山上跑来跑去时锻炼出的肌肉,骨架子也不小,他又不是力气拔群的大力士,一口气自然是提不动的。

    陆辞不动声色地将使力后、再次证明抱起失败的手收回,问道:“你可骑过马?或是驴也行。”

    他这马儿温驯,鲜少对外人展示出攻击性。

    现在还正安逸地啃着从枝条上伸下来的一簇野果子,根本没看狄青这小豆丁。

    狄青用力点头。

    马太过名贵,狄家庄只得一大户有,根本轮不到他碰。

    但驴车的话,还是帮爹驾过几回的。

    陆辞满意了:“那我抱你起来,你好自己上马去?”

    狄青瞪大了眼,猛然后退几步:“公、公祖。”

    对上陆辞探询的目光,他不禁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诚惶诚恐道:“不用抱的。”

    陆辞默默地对比了下狄青和马背的高度,摇了摇头:“还是——”

    话刚起头,狄青就双手搭在马鞍上,略微一使劲儿,整个人就腾空跃起,似一尾游鱼般在空中划开一道漂亮的弧度。

    这矫健身影一闪而过,陆辞再眨了眨眼,就见到狄青稳稳当当地落在马背上了。

    陆辞挑了挑眉。

    这矫健身手,当初怕都能跟鸭王们一起捉蝗虫了吧?

    陆辞天马行空的思绪,狄青自是无从得知的。

    他虽是头一回跨坐在对他而言过于高大的马背上,能清晰感受到这匹马不耐烦的跺脚和甩尾,却一点也不慌乱。

    ……唯一能让他感到束手无策的,目前为止还只有陆知州。

    就在狄青局促不安地瞎想时,陆辞也踩着脚踏,熟练地翻上了马背。

    他理所当然地坐在了狄青后头,双手持缰时,还恰恰要将前面的小孩儿给环住了。

    就在狄青浑身僵硬时,陆辞还笑着凑到他耳边去,低声调侃:“我还是头回骑马带人,却没想到是带了一只小狸奴。”

    陆辞说话时,狄青只觉耳朵根被吹得软麻麻不说,让他脑子也跟着晕乎乎的,半晌才胡言乱语道:“噢,哦,是啊。”

    万幸陆辞已将心思转到明澈的夜空中那一轮高悬的月牙去了,此刻正专心欣赏着不时藏入淡淡云雾的皓月,并未留神听他错乱的回答。

    从官署到官学去,哪怕骑马,也得骑上好一会儿。

    更别说陆辞驭马一向随性,都由着它那慢悠悠的步调来,此时就踱得更慢了。

    然而狄青满脑子晕陶陶的,简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觉这马儿就跟腾云驾雾了一般跑得飞快,才一晃神,就到了官学的大门前了。

    守门那人已是昏昏欲睡,听得马蹄声的靠近,也没有反应过来。

    还是狄青翻下马背时的动静,让他惊醒过来,下意识地问了句:“谁?!”

    狄青已做好了要老实受罚的准备了,此时也一副死猪不怕开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