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第 17 章

    “奴婢不敢”

    湛祯眼神带着冷意和怨气,月华和如意都不敢违背,湛祯收回视线,再次抬手,手指从咸笙胸前划过,眸子暗了暗。小说

    如意转身朝外走,月华给了她一个眼神,下一秒,她忽然一脚踢到了凳子,砰的一声摔了下去,桌子都被推动,发出好大的声响。

    湛祯手指一顿,咸笙却已经皱着眉悠悠醒转,身后,月华急忙将如意扶起“可有受伤”

    “没”如意疼的额头溢出冷汗,但也不敢回头看湛祯,被月华搀着,先行跟着逃了。

    屋内,湛祯的手指还停在咸笙胸前,然后被他抬手抓住,四目相对,湛祯脸上涌出怒意,蓦然施力,一片雪白的肩膀露出来,咸笙按住胸口,眼神仓皇。

    湛祯在那精致的锁骨上看了片刻,听他道“君子怎可乘人之危”

    “孤只是看看,又不会动你。”

    咸笙咳嗽,血迹从唇边溢出,苍白虚弱的仿佛随时会撒手人寰,湛祯心里一抽,蓦然帮他整好衣服,解释道“只是看你身上脏兮兮,所以想帮你更换。”

    咸笙说不出来,细细的喘息,湛祯站起来看他,半晌又道“你别生气。”

    咸笙不吭声,屋内只有轻咳和喘息,他万万没想到湛祯居然想趁他昏睡的时候那样,秦易今日害他吐血,湛祯这样又跟秦易有什么区别

    湛祯估计也想到这一层,脸上浮出羞愧,但转念又觉得荒唐,还有隐隐的委屈,便转身走了出去。

    门外,如意和月华急忙跪地,湛祯的目光沉沉落在她们身上,手指捏的咯咯作响,最终拂袖而去。

    两人爬起,月华进屋。咸笙最后的力气都用来阻止湛祯了,声音轻的几不可闻“他走了”

    “出府了。”月华心疼极了,扶着他帮忙把刮破的外衣脱下,含泪道“如意去准备吃的了,公主先吃点东西有没有不舒服的”

    咸笙没回答,摇头的力气都没了。

    他被喂着吃了东西,又喝了药,不久,有太医匆匆赶来,说是受太子之命来给太子妃诊脉。

    咸笙没有拒绝,纤细手臂伸出床帷,人已经又昏沉起来。

    门外,湛祯抚着自己坐骑的马鬃,高轩试探的开口“殿下想知道情况,何不进去看看”

    “等也一样。”

    太医很快出来,一眼看到他,就露出苦不堪言的表情,但还是硬着头皮回复“太子妃身子太弱,想是受了惊,脉象紊乱”

    “别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她有没有事”

    太医斟酌道“若心情好点,加之药膳调理,应当无事。”

    “若心情不好呢”

    “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