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二章 庭战(上)

    曹云上欧阳逸的车,笑道:“我应该配个助理,让欧阳你当我的司机,特别惶恐。”

    欧阳逸开动车辆,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南郊派出所所长是我私交很好的朋友。”

    曹云:“给你案发当天值勤表的朋友?”

    欧阳逸点点头:“坏消息,诸葛明也找他拿了值勤表。”

    欧阳逸挂断曹云电话后,所长就打来电话。也不说别的,就是扯淡天气,身体,夫妻感情。欧阳逸听出一些意思,问:“诸葛明找你?”

    所长:“这我不能说的。”

    欧阳逸:“他拿了值勤表?”

    所长:“这也是不能说的。”

    检方找派出所拿值勤表和律师找派出所拿值勤表是不一样的,诸葛明直接去派出所要求值勤表就可以了。律师要拿需要申请,申请有可能被驳回,律师就要向法院申请,通过法院的手令才能找派出所要到值勤表。

    曹云一听,心一痛:“卧槽,麻烦。”

    欧阳逸:“我们快被诸葛明白斩。”白斩是业内的一个不成文的名词,意思是被对方完全压制,没有任何的反抗机会与能力。白斩是律师工作中最不愿意接受的名词。诸如曹云这些律师,怎么也得垂死挣扎一下,摆脱被白斩的命运。

    但是就目前来说,形势不容乐观。

    曹云:“我们唯一筹码只有越三尺不认罪。”

    欧阳逸:“去泰国有收获吗?”

    曹云苦笑:“去泰国第一个收获:诬陷越三尺的案子是大联盟和烈焰联手办的。第二个收获:布置案件现场是CA展业人才。第三个收获:越三尺拿了人家的东西,是人家无条件必须拿回去的东西。也有一个好消息:不会对我们进行规则外的妨碍。”

    欧阳逸泪奔:“你还不如不去,最少我内心还有点希望。”

    曹云叹气:“这个该死的现场。”

    欧阳逸:“心中还是要有希望的。我反倒觉得是好事,现在大家注意的人是你,而不是我。这样,你搞点事情引开注意力,这是你强项。我要拜访一位老朋友,请教一个技术问题。”

    曹云:“看来你有点想法?”

    欧阳逸:“一直都有,但是我不能肯定我是对的。”

    曹云:“行,搞事的任务就交给我了。”现场是欧阳逸的强项。。

    ……

    被告杀人案第二庭开审。

    控方继续质疑被告证词,诸葛明以疑罪的说法,对叶澜是否邀约被告到别墅做了存疑的决定。

    欧阳逸:“控方用词不当,通过第一次庭审,确定我当事人是被叶澜邀约到7号别墅。”

    诸葛明不置可否:“请问辩方,你们同意不同意以下我的观点:叶澜只是邀约了被告到7号别墅,并没有参与后续的事务。”

    诸葛明见两人不吭声道:“我们可以提出一个假设,叶澜是被告的线人,被告串通叶澜布置了蒋寒月杀人案。叶澜和前男友一唱一合,被打掉了证词。似乎在主观上说明了被告是被诬陷的。”

    诸葛明:“由于第一庭庭审出现的状况,叶澜的口供已经不再具备法律效力。我作为一名检控官,我没有办法去理解案件背后有什么故事,我更愿意知道案件在发生过程中有什么故事。无论是辩方提出的:被告被诬陷说,或者是我方提出叶澜和被告勾结说。都绕不开事实证据。既然叶澜证词无法取信法庭,我们暂时跳过被告证词中的叶澜邀约,继续看被告的证词。”

    诸葛明:“按照被告证词,被告是在7号别墅晕倒,出现在29号别墅,中间大约是八分钟左右的车程。被告称自己车辆停在5号别墅路边,实际上车辆出现在29号别墅路边。为了说明,我申请我方第三位证人,也就是南郊派出所巡警刘巡出庭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