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九章 滔天之怒

    那男子带着白璃忧离开,慕容谨之已经让暗影卫追踪上去,摸到了他们的行踪,自己则是留下来稳住现场。

    “夏卿,这里交给你,龙秀,回宫,你我一谈。”

    众人没有意识到帝君这话里的意思如何,只见蓝影一跃,帝君已经消失在楼中,在场的大臣都知千叶皇帝师承白帝,但谁都没想到帝君的武功如此之高。

    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那兰亭并没有带白璃忧远走,而是离开后,又从后门进来,回到了柳红的房间。

    兰亭将白璃忧放在床上,而此刻床上的人已经完全迷乱,一味的拉扯自己身上的衣裳,“好热!”

    兰亭不知她是中了椿药,突然,白璃忧已将自己的外衫扯下,露出胸前一片肌肤。

    他拧眉打开门,将外面路过的一个小厮抓住,问这药的解药在哪里,那小厮如实告诉他,一个时辰之内与之胶合就是解药,不然别无他法,若是拖延,轻则伤身,重则要命。

    兰亭本已对她动了心思,这时更是心跳狂乱,手不由自主的朝她脸上抚去,刚一触碰上,才意识到自己这是趁人之危,急忙收回手,但却迟了,他的手掌已被她抓住。

    “羽弟,你醒醒!”

    兰亭咬牙抽回手,却教她握得更紧。

    他向来自制力强,明明她手上的力量并不大,但他却无法挣开,也不想,嘴角一抹苦笑划过,他是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一生性子清淡,却不想在一天之内爱上了她。

    当他意识到自己要做什么时,吻已经落在了她的额头上,抬眸,深深凝她片刻,微微叹气,将痛苦的人搂进怀中,在她耳畔轻声说道:“羽弟,今日若是我动了你,你一定会恨我。”

    “但我还是要对你说,我尚未娶亲,活了二十几年,也未对任何一个女人动过心,今夜之后,我一定登门向你爹娘提亲,娶你为妻,一生只待你好,好吗?”

    白璃忧难受得要死,话是听到了,可是哪里还能回他的话,兰亭最后的理智,也在她朝他怀中挤去时崩塌,低头吻住她的唇。

    “放开她!”门在声音落下时,被踹开,巨大的声音随着那抹蓝色身影出现在门口,那蓝袍男子容颜倾城,那凤眸中全是血色,眉梢上阴沉与杀气并存。

    “谁给你的胆子碰她!”

    这个男人绝对不好对付,兰亭心中一凛,却见男子手臂抬起,五根指头已经飞疾而出,朝他袭来,兰亭拧眉,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霸道狠毒的武功。

    他拧眉问道:“阁下是?”来人是慕容谨之,兰亭化解他的杀招之后,身形微微一凛,而慕容谨之不答话,抽出腰间长剑,直指兰亭而去。

    破门而入那刻,当看见这个陌生男人在吻她时,慕容谨之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了这个男人!

    当然,白璃忧他也不会放过。

    刚才在台上,那惊艳的表演炫目了他的眼,所有人像是一个傻子一样凝望着她,其实那是他并不知道台上的‘她’就是她,那时心中竟全是白璃忧的嬉笑哭泣的样子,当日在御书房,她仗着自己对她的宠爱,在众人面前给了他一巴掌,折了他的颜面,当时他确实是动了杀机,可是当看见她伤口裂开浸染开了衣裳时,他竟又舍不得。

    他什么时候竟会有这样矛盾的情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