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五八章 来得都是熟人

    是岁估计得没错,今天晚些时候,北台城建成后的第二批玩家客人便进了城,被刚好在城门附近的行天下玩家看到,迅速通报给了会长。

    “哥,你是不是挺忙的”缩在椅子里的年年抬头,看到飞入是岁怀里的消息白光,问道。

    “不忙。”是岁慢条斯理地看完,拎起茶壶晃了晃,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这满满一壶茶已经快要被他喝完了。

    年年缩了回去,同情地看着祁有枫,表示无能为力。

    自从是岁进门以后,祁有枫就歪在窗边的软榻上,自斟自饮地抿着酒,只当屋里没有第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年年聊天。

    是岁的来意,他已经听到了,也明白了,但他绝对不会同意。

    “哥,不就是个婚礼的事情吗”年年只好继续硬着头皮当中间人,憨笑,“其实我都是今天才知道这事,我还没答应他呢”

    “他要是向你求婚的话,你会拒绝吗”是岁把茶杯放在桌上,看着年年。

    求婚夫妻丈、丈夫

    年年顿时不敢再看祁有枫,把红透的脸蛋埋在了手心里。

    是岁心累,看到祁有枫的笑容更觉怒火上涌,用力一拍桌子,把年年吓了一跳“总之,这事我不同意。”

    “我们俩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祁有枫翻下软榻,略有些强硬地把年年从椅子里拽起来,看也不看是岁那难看的脸色,把人抱回了软榻上。

    “我是她的哥哥”是岁怒极,猛地站了起来,看着像是要撸袖子打人。

    祁有枫按住要跳起来讲话的年年,笑笑“这个时候你倒是拿自己当她哥哥了,不觉得无耻吗”

    “你什么意思”像是被人兜头浇下一盆冷水,是岁紧盯着祁有枫,一手握拳,一手死死按着桌子边缘。

    “没什么意思,”祁有枫没有再火上浇油,淡淡笑道,“就是听你刚才那句话的语气,我还以为你说的是我是她的上帝呢。”

    是岁的目光动了动,突然不太敢与年年对视,缓缓坐下,半晌后,垂头叹道“婚礼是一个非常神圣且重要的仪式,你们两个相识相处的时间太短,我只是希望年年再仔细斟酌一下。”

    祁有枫松开按住年年肩膀的手,又悄悄推了她一把。

    “我肯定会仔细斟酌的,”年年蹭到是岁身边,乖巧地给他倒茶,小心地问道,“只不过到底是要我斟酌什么东西,总要说清楚一下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