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七章 被你制服

    南絮依然吧嗒吧嗒的掉着眼泪,她抽噎着,“墨鱼,我真的好怕失去湘宁,我和她十多年的感情了,在一定程度上,她是我的朋友,更是我的家人。”

    “家人是不会离开你的,无论你犯了多少错,他们都会原谅你,包容你,你既然说杜湘宁她是你的家人,那么她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秦陌俞细细的揉着南絮垂下的发。

    有一条定律,当一个人伤心的时候,她是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劝告的。无论你给她讲多少道理,给她煮多少鸡汤,她仍然只会是着眼于自己的悲伤,她只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南絮现在就是这样。

    秦陌俞把南絮的头板正,“南絮,看着我”秦陌俞大拇指把眼皮拉长,剩下的四根手指在空中比划着,嗲着声音,“这怎么有一个小美女在哭呢?让人家好心疼”

    又捏着鼻子,发出猪叫的声音,“我是佩奇,这位美丽的姑娘你为什么要哭呢?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吗?别怕说出来,我帮你解决”

    南絮会心一笑,“墨鱼,你好逗哦”南絮还掉着眼泪,嘴角还挂着笑意,属实搞笑。

    秦陌俞刮了一下南絮的鼻子,“又哭又笑,你怎么那么好玩呢?”又把南絮拥入了怀里,“傻姑娘,别哭了,一切都没有你想说那么糟糕的,任何一个人的离开都是处心积虑的”

    “墨鱼,你别离开我好不好,我们一辈子好不好”南絮紧紧的抱着秦陌俞,低声的说着。

    “傻瓜,不会的,秦陌俞永远都不会离开南絮的”

    等到吴宗哲看到杜湘宁的时候,杜湘宁正抱成一团蹲在门口前。

    吴宗哲蹲了下来,揉了揉杜湘宁的头发,“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这外面不冷吗?”正想把杜湘宁给牵起来。

    杜湘宁的头就从臂弯里露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丝泪痕,眼泪汪汪,睁大了眼睛瞪着吴宗哲。

    吴宗哲有些心疼,他很想说,别哭,你还有我,却发现他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立场来说出这一番话。顿了顿,只说了一句,“地下湿气大,起来吧。”吴宗哲把手伸了出来。

    杜湘宁没有把手放在吴宗哲伸过的手上,她冷笑了一声,“吴宗哲,你知不知道自己有时候很多余”然后撑起自己的身体起身,大步的离开。

    吴宗哲的手还悬在空中,舔了一下嘴皮昂起头一滴眼泪掉了下来。

    杜湘宁离开了酒店去了她上一次和南絮去过的奶茶店,她点了一杯波霸奶茶。

    她想起了南絮当时形容波霸奶茶的情景:一口香糯q弹的珍珠,再搭配上浓郁幽香的奶茶,感觉就像是味蕾的盛宴。

    南絮夸张的舔了一下嘴皮,这珍珠既有嚼劲,又不粘牙。超大颗的珍珠,简直就是在说它很有料,你快来喝问吧。

    南絮拿着杯子,看着珍珠,“你知道我喜欢什么制服吗??”

    杜湘宁冷不丁的来了一句,“囚服吗?”

    南絮微微摇摇头,“被你制服”又喝一大口,“这简直就是人间享受啊”

    “有那么好喝吗?”杜湘宁觉得是南絮表演的太夸张了,明显不相信,从南絮的手中夺过奶茶,也喝了一大口。只给南絮留了大约一口。

    南絮气急败坏,佯装生气,拍了拍杜湘宁的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