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7章厌恶

    而北璃落此言一出,基本上大多数人都已经相信她的话必然是没有假的了。毕竟鬼谷素来都是被称之为天下神医聚集之地,一个个医者仁心,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口出狂言之辈

    所以北璃落既然是可以说出了无论是她还是鬼谷其余人都可以证明这件事情真假的话来,那么七年之前那国公府嫡出千金也就是夜荼靡生辰之夜的时候,居然真的是被她自己的亲生娘亲给下了如此毒辣之手,更是差一点就连小命都快丢了?!

    意识到这件事情确实极有可能是真的之后,在场所有人的脸色瞬间都变了,无论是不是站在夜荼靡这边的人,都会下意识的觉得那位所谓的国公府夫人未免也太过蛇蝎心肠了几点。

    就连一直以来与夜荼靡颇为不对盘的沈毓柔也是被夜荼蘼就突如其来的遭遇给惊呆了,平日里她瞧着夜荼靡那般高高在上,性子张扬的模样,一直都觉得这七年时间她就算是流落在外,必然也是没过过了什么苦日子的,否则她又怎么会养成这般张扬自己狂妄无边的性子。

    结果到了现在,她才意识到自己想的有多简单了,原来夜荼靡压根就不如她想象中那般风光不已,她那把年纪极小的时候,居然就已经遭到了自己亲生母亲的那般对待,不仅是强迫着她小小年纪就开始修习武术,最后居然还在夜荼靡生辰之夜的那天,直接挖了她的内丹,废了她的一身琵琶骨,最后还害怕事情败露,直接将人给杀了?

    ……

    沈毓柔自认她自己的心眼都已经算是极为不单纯的了,可就算是她憎恶极了夜荼靡,也自认她是做不出这等心狠手辣的事情来的,她最多也不过就是想要毁了夜荼靡的容色,亦或者是直接杀了夜荼靡,但也绝对是不会想出了要在杀她之前,挖她内丹,废她一身筋骨,做了如此狠绝程度的事来的啊。

    也不知晓那位国公府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对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居然都能够下得去这样的狠手,而且七年之前的夜荼靡,那也的确是个小孩子啊……

    就算是沈毓柔恨毒了夜荼靡,对她满心的厌恶,但她也绝对是不可能会对着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做出了这等事情来的啊。

    连沈毓柔这个和夜荼靡不对盘到了极点,恨不得将夜荼靡杀之后快的人都尚且是如此想法,可想而知其余那些和夜荼靡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过节的人,心中又是如何一阵想法。

    玉长河此时也是被北璃落一句话给堵得说不出话来了,本来他刚才还想若先前一般直接就回怼了北璃落一句的,哪曾想到人家虽然是一句话,就将自己的身份给亮了出来,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跟在夜荼靡身边看上去极为年幼,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居然会是九洲之上盛名无双的鬼谷神医!

    鬼谷中人的身份在整个九州之上也算是极出众的了,比起夜家大族而言,也不见得有丝毫逊色,毕竟夜家大族只是近些年因为九州圣僧的那一句预言才崛起来的一个江湖大族,可是鬼谷却是整个九州之上天下神医聚集之地,谁的身上还能没个疼痛疾病呢,一旦是得了什么急症,必然是需要医者进行治疗的,越是严重的急症,就越是需要鬼谷之中那等极为顶尖的医者来治疗。

    倘若是有人将鬼谷的神医得罪了,那毫无疑问就等同于是得罪了天下医者,日后他若是有了个什么病痛折磨的毛病,只怕也就只能自己强行忍受着了痛苦了。

    意识到这一点,玉长河也就只能够将自己满心的火气给憋了下去,不敢再去找了北璃落的麻烦,可即便是如此,他心中仍旧是不敢相信夜素绾当年居然会在追着夜荼靡出了国公府之后,对叶荼蘼做出了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玉长河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太过荒谬玄幻了一些,他不愿意相信北璃落的话,可如今众目睽睽之下,他也是极敏锐的意识到了所有人看他的神情都已经开始有了些许异样了。

    那等异样神情,除去了在嘲讽他堂堂一个国公爷,怎么会瞎了眼睛迎娶了夜素绾那么一个蛇蝎心肠的女子做了国公府夫人,而且还整整七年时间都对这个女子念念不忘的事儿之外,同样也是在鄙视着玉长河这个当年助纣为孽,眼睁睁看着夜荼靡三岁练武的人,到底是怎么配为人生父的。

    玉长河心中也是觉得很是憋屈的很,可他因为顾及着北璃落身份的缘故,还真就不敢还了一句嘴来。

    好在国公府这边并非是他一个人在质疑这件事情,作为他的嫡亲儿子的玉衡此时心境也是复杂到了极致,平心而论,幼年时候的夜素绾对待夜荼蘼虽然是极尽苛责,不仅是经常让她没日没夜无止境的修习着武术,但甚至有时候连着饮用食物都不一定会给齐了夜荼靡,可就算是如此,夜素绾对待身为嫡子身份的玉衡,却真正是将他疼爱到了骨子里的。

    所以在玉衡自己的心中看来,他也并不觉得自己的娘亲其实是一个如此心狠手辣到连着自己的女儿都敢下得去那般狠手的女子,再加上他也是本来就有几分世家贵族子弟特有的年少轻狂,所以并不会像玉长河那般遇见事情考虑良多,只是下意识的顺着自己的意思就反问了一句出来。

    “你还在这里胡言八道,你是鬼谷神医又如何?你们就算是见着了当年浑身受伤的阿妩又如何?谁又能保证阿妩身上的那些伤势一定就是娘亲造成的了?”

    “总之我是绝对不会相信娘会对阿妩下了如此狠手的,她们一个是我的亲生娘亲,一个是我的嫡亲妹妹。我绝不会偏袒了任何人,但我相信,娘亲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话到此处,玉衡忽而就将目光落在了夜荼蘼的身上,似乎是觉得北璃落刚刚所说的话真的就像是什么搞笑至极的无稽之谈一般,他颇看有些期待的问了夜荼靡一声,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