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章——我姗姗来迟了

    c宇宙,仙唐五年,湖城,亮个相烤鸽馆。

    仙愈院验血堂的堂主薛之谔,与初次相识的秤砣帮掌秤峰秤主金秤天喝着茶,等着酒。

    当然,他们主要是在等同一个神秘人物。

    “在我仙唐这泱泱大国之中,真没想到还有金秤主这号提刀侠。”薛之谔打量着把假笑演的很真的金秤天说道。

    内心的苦闷的金秤天,带着一脸灿烂的笑伸手倒了一杯茶给薛之谔,随后说道:“自从超平二公主重获新生大兴修仙以来,人人寿命倍增,百姓安居乐业,人口有增无减,我只是湖城一个小门小派的无名小卒,比不得你们这仙唐首屈一指的仙愈院,以后还请薛堂主多多关照。”

    薛之谔哈哈一笑,说道:“哈哈,金称主过谦了,这仙唐盛世,百业兴旺,湖城也是一片繁荣啊。”

    金称天也笑道:“可不是吗,自从二公主重获新生,仙唐各地到处都是人声鼎沸、人欢马叫、人头攒动、人流如织、挨山塞海像个大集市啊。”

    薛之谔又重新打量了金称天一遍,觉得这位仁兄该不会把这辈子学的成语都用上了吧。

    此时,端着两坛酒一盘花生米过来的馆小二,和金称天很熟似的说道:“金秤主,这是我们馆主送的。”

    把酒和花生米放到桌上后又道:“刚才听你们在说二公主,传说二公主是护国神石石灵转世,能够死而复生,就是因为沉睡在身体内的石灵醒了,你们觉得是不是真的?”

    金称天猛的一惊,看着馆小二问道:“你见过二公主?”

    馆小二挠了挠头道:“祭神时,我远远的看到过。”

    金称天问:“可有看清容貌?”

    馆小二说:“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光看那形象就知道是倾国倾城,貌若天仙呢。”

    金称天笑问:“你觉得,和你们馆主的师傅安令月相比如何?”

    馆小二笑道:“我们馆主的师傅怎能与二公主相提并论,二公主国色天香、才华横溢、虚怀若谷、乐善好施,简直就是菩萨心肠。

    安令月不修边幅、刁蛮任性、爱财如命,她就是个爱斤斤计较的占星师。”

    他说完之后又向金称天小声道:“我是看你也经常被那安令月欺负,才在和你说这话的,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们馆主,他说他师傅不好可以,不让人家说。

    金称天拽了拽馆小二的衣角道:“快去催个菜,不能让我们只在这儿吃花生米吧。”

    馆小二抱歉道:“sorry,the  dish  will  be  ready  soon请稍等!”他说完后转身而去。

    薛之谔一脸茫然道:“他说的什么意思?”

    金称天道:“应该是菜马上就好吧。”

    薛之谔一脸佩服道:“金秤主长得如此低调,竟然连外语都听得懂。”

    金称天呵呵一笑说道:“猜的!安令月爱说外语,这个馆的人也学了几句。”

    薛之谔也笑道:“哈哈,这个安令月认识的人还真是五花八门。”

    金称天问:“薛堂主与安令月是怎么认识的?”

    薛之谔说:“酒坛大赛。金称主与她是怎么认识的?”

    “在公…,不,是在一个庆典上认识的。”

    金称天心有余悸,”差点暴露了安令月的真实身份,如果真的暴露了,便会让她陷入危险之中。,

    刚开始他还以为这个薛之谔知道安令月的真是身份,但一听他说从酒坛大赛认识的,便猜到,超平是以安令月的身份认识他的。

    “安令月在传音符上说,你是她的闺蜜之一,我还以为是个女中豪杰呢。”薛之谔忽然说道。

    金称天无语的笑着拍开了一坛酒,给薛之谔倒上,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后说道:“她觉得好欺负的都是她的闺蜜。”

    薛之谔看了他一眼,说道:“听说她今天是来给你占卜,难道最近有什么不顺心的?”

    金称天道:“一言难尽啊,不说了,来,薛堂主,喝酒。”

    见他如此,便端起酒杯与他喝了起来。

    三杯酒下肚,薛之谔与金称天聊了一些轻松话题后,又问了他一句。

    此时,金称天才缓缓开口说道:“我曾经在一个朋友生辰宴上认识了一位县主,对她一见钟情。”

    薛之谔问:“后来呢?”

    金称天说:“后来,她嫁到了别的国家。”

    薛之谔无语,这么短的故事也好意思受伤?

    谁知,金称天喝了一杯酒后继续说道:“再后来,在安令月的生辰聚会上,我看到一个女子长的很像那个县主。

    当时,我就发神速穿音问了那个朋友,县主嫁人的事是不是在骗自己。

    但朋友斩钉截铁的说县主真的嫁人了,让我不要疑神疑鬼的看到谁都觉得长得像县主。

    后来,我又亲口问了那女子的名字,她说她叫凉秒秒,看她的表情不似装出来的,我便知道了她真的不是县主。

    虽然如此,但看到凉秒秒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时,还是会把她误认为是。”

    薛之谔问:“所以,从那以后,你就追求她了?”

    金称天道:“没有,我就是从那一天才开始喜欢她的。”

    “啊?”

    薛之谔诧异的看着金秤天道:“没看出来啊,你还挺多情。”

    此时,安令月笑着就走了进来。

    “两位,不好意思,我姗姗来迟了。”安令月抱歉的说道。

    金称天不满道:“你姗姗来的也太迟了,若不是薛堂主开导我,我现在已经在吊绳上了。”

    薛之谔道:“该不是和美男子吃完一场酒再来的吧?”

    安令月赶忙道:“没有的事,我哪会这么重色情友啊。”

    说完之后,便自顾自地坐了下来,喝了三杯酒之后,她才缓缓对金称天说道:“因为我技术不是那么娴熟,占卜又需要一定的时间,怕你等的不耐烦打扰我。所以,专门请了很有经验的薛堂主来,晚来就是因为想让薛堂主提前开导你,这样一来,你花一份的银子,边可享受到两份项目了。”

    薛之谔摆摆手说道:“别为自己的拖延症找借口,我只是友情客串,来晚就来晚吧,还把我扯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