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突袭春风楼

    过了几个时辰,按照兴木良奈的指示,日本兵又枪杀了4个新场的群众,过了夜便到了莉央纯子来到新场的第七天,

    今天有庙会赶集,古镇的大街上顺着河道,民间的草台班子表演起了起源宋朝建炎年间,为躲避官府和盐捕的检查和欺压跳的一种民间贩盐舞《卖盐茶》。

    12个青年男子中末尾是黄少奎和杨峥嵘,他们头顶织花布,眼睛戴墨镜,男扮女装,肩挑一对红漆杭州蓝,扁担两头翘,扎上彩纸花,扁担上缠以红绸或彩纸,扭着舞步,边行街,边作队形变化。黄少奎、杨峥嵘看到街道两旁的乡亲都打开家门出门观看表演,便借机向乡亲们暗塞小纸条,纸条上的内容很简单:明日除日寇,望协助。当然有王木天下面的小特务也混迹其中,只是早已能够分清敌我的黄少奎和杨峥嵘当然掠过了那些特务。乡亲们收好纸条后纷纷藏好,镇民和地下党组织紧密的连接在了一起。按照赵栋天和孔倩琪的部署,明日定将会给日寇来个沉重痛击。上午的时候,奉兴木良奈之命看守地堡监狱里的石庆春和张丰达,迟田光一发现石庆春由愤怒变得淡定了,而张丰达却变得越发的焦躁,他感到事态不妙,联系王木天让他赶紧想尽办法找到赵栋天问清地下党的行动计划。还有的就是要盯住李木童,不能让他成为阻挠兴木少佐清剿计划的阻力。

    自从李木童、赵栋天和孔倩琪商议三箭齐发后,为避免被跟踪三人分头行事,各负责一块,孔倩琪负责的是绑架莉央纯子,李木童负责的是调虎离山让兴木良奈扑空后,再又赵栋天偷袭地堡、转移武器枪支。

    孔倩琪由于隐藏较深,又是王木天送给兴木良奈的情人,当然没有人会在意她的行踪,但赵栋天和李木童却不能大张旗鼓的开展行动,特别是赵栋天知道自己的身份可能暴露后更加不能露面,只能依靠和南山寺僧人的关系,隐藏躲避在南山寺里。李木童知道自己会被跟踪仍然去到新场五兆港码头找到那些船夫伙计告诉他们明天中午时分会有一批爱国志士需要借用他们的船转移物资,需要三艘船不到深夜便从五兆港码头开到万福码头,而自己会在上午九至十点间带领日本人来五兆港码头扑空。同时李木童还着重提醒了这些船夫,如果等会有人乔装打扮来问明天船支的动向,你们务必要说明天上午9-10点会有人会从上路来运送武器枪支。

    其他船夫纷纷点头表示知道如何处理那些假装成游览古镇的特务问询了。

    果不其然,在李木童离开五兆港码头假装前往废弃点张宅时,身后原本跟着自己的两个特务变成了一个,而另一个留在了五兆港码头,那特务也不掩饰,直接就问刚才的李木童都跟他们说了什么。几个船夫也按李木童嘱咐的话答道

    明早九点会在码头等待李木童交代的一伙人运送什么物资。小特务还怕李木童指使他们想好了说辞误导自己,又再次发问:他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吗?比如运送的是什么物资呢?

    其中一个机灵的船夫立马反应过来:说是什么从日本人手中抢来的东西了。你不是和他一起的吗?

    特务暗喜;是的,是的。我是他的接头人,明天会随他一起过来的。

    特务说完便转身离开了五兆港码头,返回王木天的中央情报站邀功请赏。

    另一个跟随李木童的特务看到李木童来到已烧掉一半的张宅看到李木童在进到空无一人的张宅后便在外面等待,但过了将近一个钟头也迟迟不见李木童出来,他冲进张宅才发现,宅内空无一人,李木童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午的时候孔倩琪刚想借口来了列假跟老鸨请病休息,刚出自己房门,不料兴木良奈独自走进了春风楼告知老鸨要直接点名自己。这下她有点乱了方寸,难道是自己身份暴露啦。他要欲擒故纵来试探自己到底知道多少信息。她赶紧回房沏了一壶茶准备好两个精致紫砂杯,提醒自己遇到大事要静气,既然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该拼演技的时刻到了,况且凭借着自己多年在新场交际场摸爬滚打的经验,在情报获取方面也不会让兴木良奈那个杀人魔占到任何便宜。

    孔倩琪换上淡蓝绣花旗袍,拿起圆形瓷青团扇,端坐于床前,慢慢摇曳着静待兴木良奈大驾光临。

    不到一分钟时间,兴木良奈便推开房门,看到到红木雕漆圆桌上那一壶已经沏好的上等龙井,望向了孔倩琪:怎么美人知道我今天下午要来?

    孔倩琪:刚刚在上面看到了少佐的身影,所以提前准备好了将军喜好的上等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