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父子

    微微打开的窗台漏出斑驳的阳光, 落在地面上显示着精美的雕花形状,空气中残留着冷而缠绵的熏香, 勾动着人陷入似醒未醒的空茫中。

    最深处的床榻上并肩躺着两个人, 距离挨得极近,但是睡姿都是妥妥帖帖四平八稳标准得和模子里刻出来一样,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两人睁开了眼睛,没有半分初醒时应该残留的倦意, 而是仿佛寻常了的冷冽平静。

    叶孤城刚刚醒来就发现自己的手被另一只手给握住了, 沉默了一瞬,他动了动那只手,示意对方放开。

    但是对方没有第一时间放开。

    叶孤城从对方的呼吸中确定了他已经醒了。

    “西门?”

    西门吹雪突然侧过身来,注视着身边之人的面庞, 手上不但没有松开, 反而握得更紧了些。

    叶孤城长得很好看, 但是面对叶孤城的人几乎很少有注意到他的脸的, 就像凡人只会折服在仙人的气势之下,而不是注意仙人有多好看。

    西门吹雪从前也是不怎么注意叶孤城的脸的人之一, 对于叶孤城的容貌只有一个好看的概念,毕竟西门吹雪更在乎的是叶孤城这个人,在乎他的心、他的道、他的灵魂。但也许是身份的转变,与现在的处境结合起来产生的微妙化合反应,西门吹雪突然意识到了叶孤城真的很好看……好看到让人心动。

    心动伴随着的就是身体上了行动,谁让西门吹雪就是一个坚守心中想法又直接的人?当他突然靠近的时候, 叶孤城意识到了什么,但是没有躲避,回应了对方。

    片刻后,两个人都下了床穿戴整齐,叶孤城面无异色,神色平静,整个人还是像冰雪堆出来的天外仙人,西门吹雪……西门吹雪也差不多。

    只是耳尖有点红。

    叶孤城无意识一瞥,然后“……”

    年轻人。

    然后强迫症发作的叶城主对着自己的发冠陷入了沉思。

    他……不会。

    这里是合芳斋,白云城的人也不在。

    叶孤城思考着让西门吹雪帮他可以解决的可能性有多大,最后决定了放弃。

    最后就是叶孤城无视了发冠,披着头发就离开了房间,好在叶城主的头发柔顺得像是上好的缎子一样,也不显得乱。

    两人用过早膳后,叶孤城就表示了自己要先去处理一些事情,西门吹雪点了点头,送他离开。

    在叶孤城走后,因为收了伤不能练剑,西门吹雪就在院子里静坐,片刻后,他的目光突然一冷,道“出来。”

    然后西门吹雪的对面就坐下了一个人,不对,是一团灰雾,但是灰雾散开后就是一个人。

    是面色难看得可怕的玉罗刹。

    玉罗刹不开口,西门吹雪也没有主动说话,两人之间就这么陷入了死寂,这还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