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无望

    聂长风久久没有说话。

    任何事情他都可以想办法, 可此事,他却毫无办法。

    以前的以前, 他也曾想过她还年轻, 若是能有个待她好的人,就是再嫁也是可以的, 就算再嫁,他们侯府也会继续做她的后盾。

    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不必守着这孤零零的侯府。

    可后来,什么时候这个想法就再也没有出现了呢?

    而时至今日, 当真听到有人求娶, 聂长风心头瞬间出现的是一种惊惶,男子的周身都像是笼罩上了阴影。

    聂长风久久坐于书房之中,桌案上却空无一物。

    直至有小厮叫他吃饭,聂长风才惊觉时间的流逝。

    “弟妹那边客人走了吗?”

    这个时候, ‘弟妹’两个字在舌尖上划过都留下一股苦涩之意。

    刘管家让聂长风想想办法, 可这位从来勇往无前之人, 这个时候却显得很退缩, 他连与秋韵薇谈都没有谈此事。

    可他是毫不关心吗?

    绝不是。

    府里每来一个人,他都如被惊了的豹子, 整个人都高度警惕之态,偏偏不敢到当事人面前问一句,每每都要问刘管家那边的口风。

    每听到一个男子的名字,都要将人家查个底掉儿。

    可要是真当出现一个对秋韵薇好的,若是秋韵薇有乐意的,他能做到看着人离开吗?痛意从心脏之处袭来。

    自私的想法在脑中盘旋, 他想将她留下。

    侯府里只有他们三人,有她在,这浩大的侯府才有了生机有了温度。他在西北惦念着京城,也觉得心里面满满的。

    有她在,这个侯府就还是个家,只他和羽儿不行的。

    好像最初的时候,他对她心中愧疚,可那时候羽儿还小,情况刚有好转,她不提改嫁之事,他便也自私不提。

    那时候他想着等羽儿稍大些,能离开娘亲的时候,他托人照看,又或是带到西北,就放她离开侯府,他们大周民风开放,她身上有诰命,有侯府撑腰,就是再嫁,他也能保证她过不差,他会将一切补偿。

    可现在羽儿早已经完全好了,今年也就可以去书院读书了,他却又有了自私的想法。

    他想让她留在侯府,一直一直留在这个家里。

    可他这种私心又如何能拿来要求秋韵薇?他又有何资格?

    秋韵薇在被第一个人上门来给拉红线的时候,是错愕的,可当第二个第三个凑过来的时候,就哭笑不得了。

    她现在日子就过的挺好,那些夫人说的什么知冷知热,琴瑟和弦之类的她也没想着在这个时代找,这里可没有结婚之前好好谈恋爱了解的说法,谁知道嫁的是人还是鬼,

    她现在也算有权有钱一族,小日子过的别提多逍遥自在,很满意,没想着改变。

    这行情一下大涨,被人找上门来说亲的事,让秋韵薇在和聂其风一起吃饭的时候还有些小尴尬,生怕他说起这个话题。

    不过聂长风是个体贴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