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亲五十六口

    唐琳的手术持续了十多个钟头。

    甘棠始终等候在手术室外。

    期间甘仲文劝她带甘霖去休息, 甘棠摇摇头。

    任于归见她脸色止不住的苍白,怀中的甘霖已经抵挡不住困意, 呼呼睡去。

    他一直守在一侧, 此时走到甘棠面前,见她下意识将甘霖朝怀中紧了紧, 顿时沉了沉脸色。

    止住进一步上前的步伐,他看向任嘉欣“姑姑,今日麻烦你了, 先回去休息吧。”

    许华升工作繁忙, 今日特意抽空来和任于归一起见过医生,安排好一切后,已经离开了。

    只有任嘉欣还陪在这里守着。

    听到侄子的话,任嘉欣正要拒绝, 就见他接着开口——

    “姑姑, 甘霖太小, 还需要麻烦你多看顾一下。”

    她这才点头, 上前到甘棠身边,放轻声音“棠棠, 把圆仔给我吧,我先带他回家休息。”

    甘棠知她对自己满满善意“多谢姑姑,实在不好意思,这次给你和姑丈添麻烦了。”

    任嘉欣接过小朋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待她离开后,整个长廊便只剩甘棠父女与任于归三人。

    甘棠双腿蜷缩,用胳膊环着, 下巴支楞在膝盖上,整个人无精打采,时不时看看手术室门。

    甘仲文在外间阳台一根接一根抽烟。

    唐琳厌恶烟味,甘仲文便在和她结婚后戒掉,二十年来不沾染一粒。

    可今日却破了例。

    甘棠飘忽的眼神,透过玻璃门,能看见随意丢弃的满地烟蒂。

    他甚至忘了一惯的教养。

    任于归靠墙站了许久,见甘棠整个人失了魂般,不再等待,直直走到她身边,贴着她坐下。

    甘棠立即要往一旁移,不愿和他太接近。

    任于归却强硬的拽住她“别动。”

    此刻的他全然没了以往惯着甘棠性子的模样,整张脸线条冷硬,全然是一副不可违抗的姿态。

    甘棠要挣扎,却怕惊动外间的甘仲文,累他担心。

    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松开。”

    见他没有放松桎梏,她运了运气“你松开,我不动。”

    任于归这才放松力道,却没完全如她所愿。

    他捉住她的手,紧紧包裹在掌心,仿佛怕她会逃离一般。

    甘棠挣了挣,只换来他再次收紧力道,无奈放弃抵抗。

    两人都默默不言,寂静许久,任于归终于开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